Sunday, September 03, 2006

我们尚未完成的理想•New York


我的文学启蒙老师陈强华出了诗集,《挖掘保留地》。回槟城休假时,以前一起搞过诗社的少杰、强华和我约在高速公路交流道上的Coffee Bean咖啡馆见面,强华递上了诗集,我不能免俗地要求他题字——如果不这么要求的话,他可能会受伤吧?他撇撇嘴很快从口袋掏出笔在书扉上写下:“重提诗笔吧。”我讪讪地收下,不太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五个字里的殷殷期盼。

之前和少杰在MSN上聊天时,他给我寄来了魔鬼诗社部落格的链结,说是和强华一起希望在多年以后的今天,把遗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魔鬼召唤回来。我上了那不够阴森的部落格探头探脑了好一阵子,之后往往发现有连不上线的困难,心底暗自嘀咕不知是否因为自己的魔性减弱,而被奇幻的部落格排拒在外了。后来一位知道我更写诗的大学朋友又问起我,多久没写诗的话题,我草草回答实则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尚且浪漫的朋友。他似乎对我五年没有创作这回事感到十分讶异。

是的,在一把年纪之后还愿意写诗的人是浪漫的。也许是因为这样,这些诗人才能够不断在梦与奔跑之间,找到自己。而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活得俗气的我,则不断在梦断裂的地方里看到自己来不及完成的理想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当然除了写诗,年轻时的我还有一些其他的理想。在嘴巴上叼着一根快要烧尽的眼,我靠在椅子上侧着头看窗外兀自安静的世界,慢慢想起了那些微不足道的理想。比如说要把10个25以后、28岁以前的朋友的故事记录下来,冀望10后我们都35岁时,我可以再一次访问他们,看看他们在这10年间都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比如说要和镜头总是清澈见底的希腊摄影师朋友一起合作,做一些东西,杂志封面也好,一本小书也罢,前者是我们在商业社会里的偷渡;后者则是简单概念的落实。又比如说是很潇洒地辞掉工作到南美洲去旅行,离开公司时可以头也不回地无所恋栈。

这些理想看起来那么简单,却在执行上充满了难度,以至于我总是有理想尚未完成的焦虑。有时候会有改写理想的冲动,把它们变成赚比一般人多一点的钱,住高级公寓,每个月写几篇不痛不痒的稿子,到巴黎购物、在意大利喝咖啡、去伦敦看和时尚设计师打混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展,可是篡改之后就觉得自己在作弊,梦断裂的声音似乎响得更彻底。

看到别人在梦与奔跑之间写诗、为可能深爱的人旅行他方、痛并快乐着,我在抽烟的现实里决定赶快为尚未完成的理想撰写一份计划书,以魔鬼的任性宣誓:有一天一定要完成。做梦的人都是见证。

5 comments:

ym said...

你还是魔鬼诗社的,
可以拿到连线吗?

陈强华不是我的老师,却是我非常多年前的同事

wish teoh said...

连线是什么意思?
魔鬼的网站现在没人打理,也很符合魔鬼懒惰作风,不过听说很快就会有新的改变哦...

强华最近还挺风骚的,他也在槟城工作,你们可有遇上?

ym said...

哈哈 有了电话号码,我们竟然也懒得联络。
你也认识彩萍吧?tcp


我把你连线到我部落可行?

wish teoh said...

ym,在MSN上应该曾和彩萍聊过天。

当然欢迎你把“旅者的衰败”连线到你的部落。感激!

ym said...

我部落beta version 的link 出现问题。 还连网不上。

长篇文章写得一气呵成又不偏离主题的作者少有,但你是一位。 写得很棒噢。

再加油, 并也加油的在各处好好的生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