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3, 2006

黑暗的背面•Beijing


和朋友去吃饭,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30岁以前的一种压抑。我们这个年纪,有一点尴尬,事业算不上太有成就,却也在过去几年来尝到了金钱的甜头。我们的生活说不上快不快乐,在某个程度上符合了我们学生时代对美好生活的想象;然而我们之中却一直有些人会觉得白天的光鲜亮丽,是牺牲了夜晚诚实面对个人理想缺失换得的。

30岁,好像来到一个分叉点。白天我们正常得不得了,和世界所有在讨生活的人一样,我们活着、工作着,吃自己喜欢的食物、喝自己喜欢的茶或咖啡,与自己喜欢的朋友或恋人聊天,每年旅行一到两次,有自己喜欢的音乐与电影,偶尔还会到画廊去看看;可是夜晚还是会有那么一些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经常就想起自己在更年轻的时候做梦的单子。

隐藏在那夜晚黑暗的背面,不是白天的正常生活轨道,而是一条欲望的轨道与刺眼的现实——到底我们在安全的、平和的、美丽的日子里,压抑了多少心底的渴望,才能对抗美好中产生活的无趣?我们这些小时候立志把兴趣当工作的人,在愿望成真之后,就这么继续忍受原来个人才华有限的现实了吗?

现实多么刺眼,以致我们经常配戴太阳眼镜阻挡那光线的伤害。只是30岁,到了一个要不然永远摘除墨镜、要不然永远配戴那幅窝囊眼镜的临界点。朋友说,我们不知何去何从,因为30岁以前,我们必须再一次决定,自己想要的人生。维持现状,继续平和地过日子,甚至还可以计划自己25年后的退休生活;还是牺牲目前生活的安定性,做出新的改变,再一次经历未知的迷茫。

我们细数自己人生的遗憾,我们叹谓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们一直在自己“何去何从”的路障里寻找出口,才慢慢发现原来人生是一个歧路花园,我们在18岁时曾面对生活的彷徨,25岁不知自己是不是够资格在商业社会里存活下来,30岁就在考虑要不要继续现在找到的方式、继续苟且偷生。也许我们年纪再大一点,我们会问自己,要不要接受新工作的挑战,要不要肉体外遇,还是要不要精神出轨,如此无休止的选择,我们都在一个歧路花园里打转,只不过有些人的花园富丽堂皇,里头还停了一台Audi TT;有些人的花园只有纯种玫瑰,有些人则搭满了简陋的架子而藤蔓还没有来得及长出来。

和朋友从小店里吃晚饭走出来,我们继续自己充满问号的人生,到了十字路口,原本以为终于要做出选择了,我才赫然发现,像我们这些生活条件没有好到可以不用工作呆在家里三个月思考生命、自由与爱这些命题的人,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成本,我们之前经历所谓30岁迷惑的尴尬,其实不过为自己制造出“自己还能选择”的幻象。这是我们人生黑暗的背面。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道理没有错,句句是实。但是好悲观。
我不知道为何悲剧比喜剧难演,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吧?!生活既然已经这样黑暗了,就选择尽可能多的快乐阳光吧。月亮有黑暗的一面,为何我们只看见皎洁?选择的不是生活,我想是面对生活的角度吧,仅此。果繁

anthony said...

我的心已经被封闭了好一段日子,读了妳的这一篇稿,心底突然一绞,原来我已经把这个“恐惧”视而不见好一段日子了。玮栩姐!谢谢妳“打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