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暮光

去Twilight喝很久都没人点的Aviation,喝到第三杯加了琴酒的鸡尾酒还是那么好喝,忽然觉得藏匿在建外Soho星巴克之楼三层的酒吧最适合举行我的北京告别派对。和懂得调复杂鸡尾酒的Dai谈起周五私人派对之可能,还有突发奇想的designer namesake cocktails,就觉得很兴奋。打车回家时在高架桥下掉头转弯,经过一家驰名烤鸡翅小店,一切都那么熟悉,却又即将成为过去。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我总是想哭还是因为一切即将结束而我毕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我在所有人都坐在会议中的办公室之外,有不参与的同事走过来问我怎么不去开会,我傻笑着说我已经辞职了。同事咬着一颗瑞士糖果捉狭地说我早就知道。这是80后温柔的告别式吗?还是其实我们都是含蓄的中国人平时不太懂得表达,而在关键时刻只需说句你知道我懂的话就够了?
离开逐渐成为真实。我的生命又要再次上演失去我的公寓失去我的手机号码失去我的名片的窘境——“我”到底如何建构为什么到此刻还想不明白?4月9号大家都来Twilight喝一杯吧,之前没看到我喝醉可能不知道酒醉的我喜欢不分男女地接吻,你看其实我是个女权主义者,总是试图打破既定的性别模式,不过我总是被误解为贪杯的人,不过那又有何关系?
我有点不舍得这一切了,但是人生要不断前行,只希望前行之中我不忘记当初让我前行的理由。还有偶尔后退不一定就是永远的退缩。
如果你们听说过我前行的理由,如果我忘记了,有一天要帮助我,提醒我。
不过在之前,让我们一起妆容不毁地
喝醉

4 comments:

Luke said...

你要離開北京了?
Luke

wish teoh said...

素啊。你在来北京找我之前我又离开了。人参啊!

Badtaste said...

怎麼辦呢?親愛的wish小姐,你說怎麼辦才好呢?

翰铭 said...

到时我的店应该已经开了(正在装修中)。

回来的话,来我的店吧,虽然我是咖啡吧,但一定为你准备薄酒数瓶,让你妆容不毁的喝醉(好喜欢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