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下个礼拜才振作

巴黎回来后,假借时差与陪老板派对到凌晨三点的理由,每天都睡到中午以后才醒,再也没有人短信监督,感觉好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有好几次都告诫自己要振作,毕竟新生活更要我全力以赴,凭靠小聪明抄小径的伎俩应该很快会被揭穿,却依然放任喝酒。头发乱了不梳理,指甲的颜色掉了也不管。好像生命中最后一次大假,下星期我再振作。

1 comment:

Fi said...

振作 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