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北京爱情·onionism

据说是大马第一畅销书女作家的林悦和朋友办了网路杂志《Onionism》,让我写一篇有关北京爱情的短文。写了,杂志也出了,现在可以在http://www.onionism.com/ 下载来看。我还没有经过她同意,先把文章放上来,因为有时候我会不记得自己写过的东西。


周末,鼓楼东大街的Mao Live House里,一支芬兰摇滚乐队在演出。在吧台区遇见了久未见面的北京朋友,问他日子过得还好否,我之前听说的那段感情是否仍在进行中,而吊儿郎当的他其实是不是还在床第间度过不同的周末夜晚。长得有点像年轻版葛优的他正喝着啤酒忽然干笑一声,把语调调高说道上床多么容易,可是如果要谈到爱情,那我必须给他充裕的时间来解释为什么不能轻易给我一个答案。

还来不及回答他,我抄着法国口音英文的老外朋友从身后走过来,一把就将我揣走。他对着我的北京朋友说:“我要借用她三十分钟”。他需要我充当他的翻译,因为五分钟前他在舞池里遇到了秀气不已但英语不佳的中国女孩,我那个从八点钟开始烟酒不断的老外朋友极需要在这个夜晚结束前拿到那女孩的电话号码。

在北京生活接近三年后,我偶尔会觉得北京的爱情就像这座城市空气中的水分子,大部分时候都过于干燥,吹起冷风时,皮肤表层会起皱折,每天涂润肤霜时会提醒人们这座城市缺乏的东西。人们习惯了在家中放一台加湿器,好平衡空气中的负离子效应。干燥的北京很少下雪,就算冬天温度降到零度以下也依然看不见雪。每次一下雪,京城的年轻男女都要趁初雪时分把自己的第一个脚印印上,到了中午皑皑白雪便会沾染尘土,似乎所有美丽的事物在这座城市都无法持久。

和所有大城市一样,北京的爱情有好几种状态:最稳定的是在冰点凝固的状态,两个人在大学时期结识后便非常稳定地按照父母的期待朝着结婚的方向走去,也许一胎化政策让中国年轻人特别不容易接受一个人的单身生活——我曾经听到一个前同事惊恐地聊起,无法想象自己独居的生活,因为万一灯泡坏了在暗夜中也不会有人陪在身边。我那时候不忍心告诉她,就算不是独居,换灯泡这件事不一定会两个人一起完成,而另一方面我非常羡慕这种对爱情非常纯粹与实用主义的理念与态度。

在中国男生到了26岁、女生到了24岁才结婚便算晚婚,因此身边过了30仍未结婚的中国朋友可以称得上勇敢的异类。他们通常会是北京城中另一种爱情状态,像是打开水龙头流出来的水那样,没有真正的形态,完全视乎你用哪一种杯子或容器来盛它。相对起冰块男女,他们比较西化与开放,对待爱情他们没有可被定义的理想,如果遇到了一个高脚杯男人,她们可以是法国波尔多的红酒;如果遇到了一个大脸盘女人,他们则是足底按摩院的洗脚水。当然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某些时候他们会对自己不确定的未来感到迷茫,也会厌倦在不同容器里转换角色的现实,所以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他们都会找到一个还不错的坛子,让自己沉淀成能久经岁月考验的女儿红。

也有一些北京爱情像天空中的云层,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让人看着心情就会好起来,但没有人可以捉住它。这种爱情对于《Sex and the City》的女性忠实追随者来说最是重要,她们的人生在遇到Mr. Big之前虽有意义但算不上深刻,哪怕她们在事业上多么成功、在思想上多么有深度、在慈善工作上出了多少力气,如果她们没有找到生命中的significant other,她们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

在我看来,在北京发生的爱情其实就和在世界其他地方可能出现的诅咒一样:如果我们没有破除王子来拯救穷家女从此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童话信条,我们都必将受罪。

9 comments:

seasonc said...

寫得真好.

badtaste said...

寫的真好+1

小馬 said...

寫得真好再+1

Fi said...

很厲害的一篇喔

len said...

我竟然梦见你在中国念书,你的父亲和哥哥坐十天十夜的火车来看你,你在他们面前努力维持着一个温柔的、未经人事的少女模样,我是你的同学,因此也装出可爱的样子,两人心里都觉得非常可怕。

wish teoh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wish teoh said...

谢谢诸君溢美之词(我的尾巴有在翘)。

可是阿练,为什么我从此上不去你的blog呢?一切还好否?

len said...

I am here.
faroff715.blogspot.com
一切很好。
迟些如果把新博上锁,
我邀请你好吗?

wish teoh said...

当然好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