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6, 2007

浸泡过的萎靡

在深夜时分唱走调情歌、喝拙劣调酒、看短暂爱情悲欢离合与不同个体不同形式的寂寞在眼前上演,整个生活的质感非常廉价,但买单的时候却一点也不便宜。第二天整个身体从大脑到肠胃到脚板,都像是被酒精浸泡过一样,带着酒精的味道洗澡、喝咖啡、吃泡面、和朋友见面聊天,直到下午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意识才缓缓便得稍微清楚,宝贵的礼拜天就这么不见了,荒谬的真实人生却依然存在。
一个朋友飞回台湾探望即将到戒酒中心接受治疗的弟弟。另一个朋友怀疑自己酒精中毒导致耳鸣三天三夜。我们会舍得放弃自己的萎靡,放弃酒精的浸泡吗?

4 comments:

i said...

張大小姐阿,請不要學我跑拉拉路線,你快回去高貴路線吧.......好歹都是wok做工的人.....

wish teoh said...

你以为我想的吗?生活逼人啊...

~:*:白雪不是公主:*:~ said...

杯面吃多对身体不好 (:

Anonymous said...

wish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