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1, 2007

我们是否已拥有一切


为什么我觉得沉重?为什么我竟然兴起了想要回家的念头?为什么我一搭上飞往北京的航班便有呼吸困难的症状?为什么当我的朋友告诉我,他想搞砸一切时,我会告诉他搞砸一切很容易但是重建很难?

晚上,在吉隆坡堵车的路上,在大马第一的时尚杂志担任时尚编辑的朋友从驾驶座上把日文版的《Vogue》递过来,嘴里不忘大声说道“很好看”,语气中有非常典型的马来西亚拉音。我翻阅着那本充满创意的杂志时,似乎又重新感受到了当年自己和这个朋友一起在同一家杂志社工作的氛围。那天更早一点的中午时分,拎着一个Roger Vivier红色购物袋走进我在商贸酒店房间的另一个朋友,把我带回到了我们一起在KLCC逛街、吃午餐、聊时尚新资讯、生活八卦的日子。我们逛过Prada、Louis Vuitton、Jimmy Choo等店铺后,来到Chinoz餐厅等几个朋友到来一起用餐。我们都曾经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而成为好朋友,大家先后离开之前的公司,如今重新聚在一起,一个新朋友看出我们彼此间“we went to school together”的默契。我和朋友捉狭地对看一眼,交换了彼此才了解的无聊眼色,牵动的嘴角想笑却没有笑。

在下过雨还湿润的吉隆坡傍晚街头,我坐在朋友的车上,拿着《Vogue》说起她最近在汉城、香港等城市参加的时尚活动时,另一个在餐厅等得不耐烦的朋友打了电话过来,假装用很凶的语气来责备迟到一个半小时的人,结果被吩咐提早为我们在白色的餐厅里点菜。到了那家悬挂白色水晶吊灯的餐厅里,朋友们都在了,我们坐着聊天,仿佛我缺席的日子还可以不被计算在内。晚上11点,要搭的飞机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起飞,在朋友的催促声下,我们道别,好像明天或后天我们又将约在同一座城市一起迟到碰面吃饭聊天喝酒。

在飞机起飞的十分钟前以最后一名乘客的姿势登机后,扣上安全带的我开始怀念一切,一切我在两年前留在吉隆坡的人事物。我想起和朋友们在一起的这么一天,我几乎觉得我们已拥有一切,然而我们到底拥有什么?我在封闭的机舱里矛盾地开始觉得头痛。到底我们建立了什么、又能够搞砸什么呢?

7 comments:

z said...

用心建立过的美好,可以千里共婵娟。
无心搞砸过的难堪、裂痕,却难再圆。

seasonc said...

道別後, 我更忙, 忙到~~~

agnes said...

也許,矛盾是因爲處處都有不忍失去的欲望?源于在奢華的招引之下,太迷戀於看似極端美好但很難走通的生命捷徑。

Anonymous said...

再一次上来这里瞧瞧,惊然发觉,你变得好像不开心了。那天的聚会,J有叫我去,但最后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放了鸽子。害怕人多,也害怕你们的话题,我插不进。我丢信的事大概你也从LK那里听说了吧。丢信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在不必上班的日子,打算每日睡至日上三竿,然后吃喝玩乐。很少和你谈天,更何况谈心?但,仍然要祝福你,开心。

Anonymous said...

再一次上来这里瞧瞧,惊然发觉,你变得好像不开心了。那天的聚会,J有叫我去,但最后我还是像往常一样,放了鸽子。害怕人多,也害怕你们的话题,我插不进。我丢信的事大概你也从LK那里听说了吧。丢信的时候真是大快人心。在不必上班的日子,打算每日睡至日上三竿,然后吃喝玩乐。很少和你谈天,更何况谈心?但,仍然要祝福你,开心。

nancyang said...

久違了......! 妳的blog....!
一周過後,
希望妳能重新擁有...會比現在開心很多的:)

Anonymous said...

也是你旧公司的同事,以前与你没什么交集。现在,闲时会上来看看你的近况 ,没想到你的心情与我此刻的心情如此相似,有种有了又如何的感慨;分别是,你已经勇敢丢弃一切,而我仍在原地彷徨,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走?但,仍愿你找到新方向,开心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