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05, 2007

问题

不知不觉,在瑞士的采访日程进入第8天。
每天早上约莫5、6点我继续在冷空气中走一小段路到咖啡馆去上网,路上经过有大片玻璃窗户的表厂,一位穿红色上衣的老先生会开怀地向我挥手,我觉得生活极其美好。上了一两个小时的网,我回到酒店吃一个可颂,再灌一杯咖啡,然后和同行伙伴们一起出发去参观表厂、和日理万机的腕表品牌总裁做采访。中间我会接到一些来自远洋的短信或电话,有些短信让我的烟量极速增加;有些直接影响晚餐的胃口。
接下来几天没有采访安排。其他人都准备到瑞士其他城市观光旅行,他们问我怎么打算。我想周五去一趟比尔,和之前到瑞士带我们到处走的司机老先生吃个饭。
也许在路上,我应该好好想想,关于生活的几个问题,其中一个,和面包有关。
想到自己在风中为五斗米折腰的姿态,就算脚上穿的是Prada又如何?就算我很喜欢安藤忠雄又如何?就算我每个礼拜都会看Newsweek或Time,知道英国有个钢琴家利用电子技术剽窃他人作品而成为小众最爱又如何?就算我心情好或不好的时候,都知道要喝什么样的酒而且可以把法国酒品牌都念得标准又如何?
真的就算这样和那样,又如何呢?

3 comments:

seasonc said...

... 人生沒有意義.

我又在'炸'人了. 我不管, 今天我一定要跟那個頂頭上司下去'抽根煙', 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好讓他們別對錯的人進行處分.

Jamie Ling said...

人生能这样了,其实不已经算是很好了吗?:)
工作上能够让自己的生活稳定,自食其力,而且又能获得些许成就感,这样已经很足够了,不是吗?^^
希望你工作愉快。

sayang said...

我想細細地生活,
而你是細細地,
用最精緻細密而貼切的思維語言
讓自己清楚這一刻發生什麼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