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5, 2007

住在安定以外的现实·Beijing

在北京住了五年的台湾新朋友,用一种无可无不可的语气表示,真正的北京生活是不断地和朋友说再见,人来人往的经历多了,接受了住在北京的现实是由许多再见的话组成的,也就不会特别感伤了。我坐在这个认识三个月却感觉认识了三年的朋友的北京新居里,看着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他的成功显得那么自然而然,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认同他那种对朋友穿梭来去,而不带一丝遗憾的坦荡态度。

我在北京的生活刚满一年又一个月,而在北京生活快三年、原本念着中日口译硕士班的大学同学便决定退学回台湾工作了。去年把我从吉隆坡找到北京去工作的同事兼朋友,也将在月底调回台北。刚度过农历新年假期回到北京的我,正以翻书的速度来过日子,吉隆坡、槟城、北京、上海、苏州跑了一圈,再回到北京,便要调整朋友们即将接二连三离去的事实,仿佛预示了我正式进入北京的现实——只要我还不离开,就有更多人来和我说再见。

大学同学要离开的前一天,把租赁的房子清空,把钥匙还给了房东,那个晚上她拎着自己的棉被到我家当厅长。回家之前我们一起去吃她认为北京最好吃的火锅,也到常去的酒吧喝东西,算是小小的告别式。酒吧老板如常过来和我们聊天,听说她第二天要回台湾,便问她回去多久。我们两人不约而同回应说是,永远。酒吧老板才意识到这不是短暂的返乡探亲而已。

让我震惊的是我们选用的字眼,永远。已经有好久在生活中我们不再说永远,用上的时候却是这么一种情形。我以前离开伦敦的时候,一直以为是短暂的离开,就算形体离开,我也觉得自己的精神没有告别那种城市;到了今天,我才意识到自己永远离开了那个地方。这何止是住在北京的现实?这是我们这群没有胆量安定下来的人们的现实。相信我,有一天你会离开伦敦、巴黎、京都、北京、香港……永远永远。

3 comments:

z said...

不知道有几个人跟我一样记得利绮的爱太远:
永远有多远我看不见,爱在一瞬间说变就变,
你曾是我的地平线。。。
献给每个当下都永远美丽幸福过的大家

decors said...

很喜欢最后第二段,似曾相识的感觉。请问可以将之转载在我的部落格吗?会特别注明出处与原撰写人名字。

谢谢。

wish teoh said...

go ahead, decors, and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