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7, 2008

关于糜烂生活这回事

自从老板和家人到英国过圣诞节、老外朋友相继离开北京,我的截稿人生也暂时放缓,于是每天晚上都乎寻常地早早回到家,却又无事可做,便在温暖的客厅里喝着红酒、吃着薯片、看着电视,手指一直不断在转台,偶尔停下来看中国自制的电视节目回顾改革开放30年,节目中有浓烈的爱国情节,我竟然可以把整套看完一直到凌晨两点才睡觉,结果不到三天便成一只eyebag monters...........
从此对糜烂生活有新的理解。

1 comment:

vera said...

哈囉.我是你以前的書迷, 台灣人, 跟你一樣現人在大陸工作, 無意間看到你這個blog, 突然覺不管怎樣, 我們的生活很像,可惜我人再過幾天, 總算換我返台休息了...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