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钢琴老师

楼上搬来了一名钢琴老师,每天早上830开始弹琴,周末时一直会演奏到晚上1000。每天在我闹钟响起之前,会先听到清脆但迟缓的练习曲,那种在错误地方停顿、有如口吃的音乐干扰了我从不记得的梦境。有一天晚上930爬上床,结果老师还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我想听萧邦,结果她弹的是马勒(我当然分不清曲目,只不过这两位大师的名字跳到键盘上了)。我把自己覆盖在枕头底下,希望能够从她的琴音中得到释放。我原本紊乱的思绪在她高调的演奏里变得越来越复杂,像一团毛线,像我好几个礼拜没有收拾的家,像我自己着迷于某一件事情的生活方式。
当老师终于停下来之后,她像是和我开玩笑般,在关上钢琴盖前还弹了两下高音阶,我忽然发现即便自己看起来很忙,像在操作许多事情那样,事实上我的焦点只有一个,其他事情都只不过是我逃避那个焦点的替代品。
于是我假装自己上楼,和钢琴老师进行了一场对话。老师,你吵到我了。老师看着我说,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就把门给关上了。

3 comments:

len said...

我的邻居打鼓呢真的。
败给我你会不会好过些?

Nancy said...

啊...那妳到底上樓了沒?

wish teoh said...

Len,
其实我并不是很在意钢琴声,毕竟自己在家的时间不多。不过听到你邻居打鼓,我真的有被打败的感觉呢。

南西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除了喝醉酒会去敲邻居的门之外,其他时间我只会把房门锁好... meh!!

W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