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0, 2008

孬种

忽然变成一个孬种,香烟只有在和自己生闷气的时候才会点着,看不到的未来竟然变成衡量当下的重要指标,有没有必要在彼此同事间被讨论也是一个议题,如果连续两天看到你和同一个女孩出现在派对上便要对她展开身世调查。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旅行?我还可以在你面前把自己复杂敏感的心思藏匿多久?什么时候我们会开始把各自性格的阴暗面展示出来?而那些没有生产力的情绪纠纷到底有没有完结的一天?还有对于当一个孬种这回事,我又还能忍受多久?
我为什么一个人过得好好的,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对于对等关系要有全面认识的孬种呢?

3 comments:

agnes said...

也許受Season影響,我昨晚夢見了你!(近期最受歡迎的夢境人物)
我們在香港偶遇,然後興致勃勃地相約到Zouk(!)喝東西,點了兩杯dry martini,之後......醒了

wish teoh said...

Zouk(!),的确要这么写才对。
记得我在梦里穿什么衣服吗?哈哈!!

agnes said...

記得,非常清晰的夢。
一件黑色的“連身裙”,顛覆的設計、看似破爛的布料、裏外反轉、奇異結構、吊詭神秘,像前衛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