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0, 2008

看得见的仓库




死之前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是看完所有Herzog & de Meuron的建筑作品。这对建筑师组合以瑞士Basel为基地,城里自然少不了他们的作品。
Schaulager是建筑师为Emanuel Hoffmann Foundation设计的,Emanuel Hoffmann收藏当时未成名艺术家的作品,他过世后太太在1933年为他成立基金会,这栋建筑原本目的便是要作为此基金会管理的艺术作品仓库。为了管理与研究上的方便,在这里的艺术作品都会挂起来或展示出来——建筑师为此通过面积一样的方格子来划分仓库空间,如此每一面墙上都可以挂上大量平面作品,中间则可以摆放立体作品,而研究人员随时可以走进来看画,不用再像以往那样翻箱倒柜地找出艺术大师的作品。也因为这种新的艺术品管理办法,这个地方被名为“Schaulager”,意即“Vieweing Warehouse”。除了仓库,Schaulager也把底层与地下一层辟为对一般公众开放的艺廊,Katharina Fritsch的巨型黑色老鼠和Robert Gober被大炮穿过的Madonna装置都在地下一层永久展出。
去Schaulager时天很阴暗,看完展览出来后便下着绵绵细雨。在那里买了一本瑞士艺术家组合Peter Fischli和David Weiss的《Will happiness finds me?》,书里都是问题,其中一个是“Should I invade Russia?”和“Am I suffered from good taste?”。回来后写下这些,是因为害怕有一天,会来不及想起你怎么在旅程展开之前告诉我,这栋建筑是怎么盖成的。

2 comments:

vera said...

你是"自己的房間"的緯栩嗎?? 我好欣賞你的文筆!! 我買這本書很久了..而且重覆看了好多遍,,如果這真的是你的blog,,那就太好了.....加油..超欣賞你的!!

wish teoh said...

我是耶...谢谢你喜欢我的书啦。
(因为还没有学会用平常心接受赞美,所以不知道接下去要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