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6, 2008

放假

重看《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读到Tomas把自己放弃从医、成为一名洗窗工人的日子当作一场人生的假期。第二天和即将离职的同事说,我也好想找到一份可以在工作中放假的活。她笑问是不是要像Tomas那样,每天都趁上班时间和不同的人上床,接着便说如果想轻松工作,就不应该选择当编辑。
其实我渐渐意识到,不管我当初选择进入什么产业——只要不是要运用美貌和让我唱歌的产业——我应该都会得到上司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并获得提携。倒也不是我很优秀还是怎么样,只不过在商人家庭长大的我,个性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非常社会化的,而且父母的教育也让我成为一个非常自律的人。当然我的个性也有追求反叛与坠落的部分,以致于我对会上瘾的东西非常迷恋。
昨晚继续读米兰昆德拉最成功的作品,结果当了洗窗工人三年的Tomas开始意识到人生不能永远都在放假。当假期被无限延长,这场假期就失去了其放松意义。
这好像就是人生。

2 comments:

i said...

剛好也再看.以前沒耐性看,在書架上擺了很多年,前幾晚太無聊所以反而有耐性看了.

果然甚麼東西重複又重複的做就會悟出道理來.

就算是小便也是.

看來我不社會化是因為我家窮,low self esteem也大概因為是在一個被邊緣化的家長大的,(家裡的人從事夕陽行業,而且大部分是第一代華僑,足不出戶的成員有好幾個)

不過我還是走進去社會,只是就不是很認同而已,這個不認同會讓人吃苦頭的.

francois said...

这本书,我看了两年到目前还没有看完。。。总是觉得不晓得是它轻,还是我重了。

的确也想过那样的放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