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7, 2007

我们搞砸了一切

坐在无限放大等待的机场里,看着等待聚集、排队、下降、起飞、散落,看着人们被等待折磨成焦虑与疲惫倦怠的脸孔,我发现自己在还来不及抵达世界的尽头前,提早搞砸了自己的生活。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一幅漠然,对着熟悉的城市中转站散发出来悲欢离合的气氛,我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就算有感觉,也已经和自己无关。曾经我抱着对世界的好奇,启动了一场奔走游离的寻宝游戏,结果没有用上太长的时间便“been there,done that”,而偏偏这个游戏里的许多设置又是那么地相似,说到底巴黎的Murano Urban Resort和香港JIA Boutique Hotel可以只是名字的不同,日内瓦的La Reserve也开始以不同形式出现在巴黎、Saint Tropez附近的Ramatuelle。有时候三个月前在伦敦泰晤士河畔看到的画展,却又在东京六本木云层里的艺廊看见宣传海报。每一个腕表品牌都强调本身既保留传统、又懂得创新变通,但他们都同样不过是在财富的基础上修饰表达时间的方式。这个世界都在报导Nobu在香港的新餐厅、黑川纪章的美术馆,可是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朋友说这是“blase”,我叼着一根烟,不知道人类对厌倦是不是也会像抽烟、喝酒那样上瘾。

在这场寻宝游戏中,用打电动的态度来处理人生,希望能够在限制的时间内过关闯将,然而或是基于缺乏经验、或是粗心大意的失误,我失去了一条条的生命。只不过和电动游戏不一样的是,我们不能随时按下“重新设置”便可以重来,而最最重要的,当我再一次坐在无限放大等待的机场里,我忽然忘却了自己要寻找的宝藏是什么。我想我真的搞砸了一切。

这个时候发现这一切,是否还来得及?

我搞砸了一切,而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我发现自己搞砸了一切,也开始再一次感到害怕。

因为村上春树说当一个人,如一个演员,不再恐惧站在舞台上时,他的演出也许将不再能够感动人心。

4 comments:

Kai Yew said...

回到原点。

Anonymous said...

我近日也覺得自己的人生越來越不好玩。而我好像一直在找那個reset按鈕。想重新開始。不過我們其實都只能繼續下去。不好玩的遊戲要如何才能玩得投入,盡情盡興,這就是最考驗人的吧?!

不管明天會不會更美好或更糟糕,當下要試著過的自在稱心。

我是海。我好像唯有用匿名身份系統才能讓我順利留言呢。可惡。

Anonymous said...

一条条失去的生命是你启航前所期盼的,欲知的,然后在自己掌舵中而得到的答案。。。所谓的落差,是旅者背着理所当然的背包使然,是慈悲旅程和浪漫旅者之间的叩门开门,看似衰败,却也显现着升华。。。reset 没意思,那只是消遣人的玩意,相信我。。。你依然美丽。。。回到kl,有缘的话,教教我喝杯咖啡。。。wish 安。。。

读者 said...

也许是吧,是你的疑惑让你的文章如此动人,那就是发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