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6, 2007

如果一切消失得那么快

应该有5年没见了吧。在LG双子大厦其中一栋楼下了出租车,没有人,站在大门口探了一下,身后传来一把声音,hey。既熟悉又陌生,既遥远又靠近。一样的脸,只不过下巴的胡渣更多。原来穿在180公分身上的长身外套,换成了Paul Smith的西装和领带。带着不太过分但听得出来是日本口音的英语,疲惫的眼神让人看着觉得更加疲惫,没有笑容,非常封闭拘谨,仿佛和我见面是一场事关生死的面试。直到在餐桌上第一瓶啤酒快喝完了,才告诉我,去年结了婚,现在有一个一岁大的儿子。现实像一面墙被某种力量向我推进,直到我眼前,我应该往相反方向逃跑,但反而问他有没有小孩的照片。露出难得的片刻笑容,掏出手机,让我看那名叫不知道是希望还是理想的小孩的照片。那墙被进一步推到我鼻尖两公分外停下。
好像一晃眼5年就过去了。我们一顿饭还没吃完,两个人分开后的生活就已经交待完毕。
好短,也好长。

7 comments:

Nightraveller said...

日本人?没听你提起过......有些错愕......

i said...

有汁的,太好了你活著。

wish teoh said...

夜旅行,错愕什么啦。我也没听你说过你的日本女友啊...

假大人,我的确还没死。

mignoncat said...

这就是人生啊......夹杂了无数的意外和别人看不见的伤痛....

seasonc said...

還好相隔五年, 不然血液會在體內沸騰.
為甚麼我們偏偏還要故做大方, 問及對方的家庭狀況. 但是如果不問, 看來那頓飯, 會吃得更快.
然後, 就甚麼就都沒有剩下, 一大片牆的冷寂.

z said...

结婚也是庄喜事,可以昏也可以醒脑,我们首相不又要结了吗?

Nightraveller said...

只是印象中你好像不太喜欢典型的日本男人(当然180公分显然不太典型);-p

今天那个才报读硕士第一年的日本小男生吃饱饭就叫女生冲咖啡给他喝......日本的“新保守主义”啊呵呵。

我也希望我有日本女友啊,博士论文即使写不完也有留下来的理由(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