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6, 2007

As soon as possible

朋友听我说完生活中一件因为矛盾而带来困扰的小事,很不以为然地说:“你这么做,就算明明知道不受认可,只不过是出于一个原因:你以为这样,自己就算真正地生活着(You think you are living life)”。另一个朋友,在一本书中读到更简洁的一句话,马上写在他的博客里:“越是不该做的,全都是最想做的”。

更后来的时候,朋友问我目前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我因为之前曾被训斥“以为自己反叛便是在过有趣的生活”,便说理想是当个早睡早起的正常人,上班不迟到早退、尽量做到不用加班,非常容易被取悦,也因此非常容易快乐,同时从来不会想要逾越被规范的疆界,因为破坏规则、挑战权威并不代表真正自由。朋友问我这个人生愿景要不要加上礼拜天去教堂唱诗、休年假时付钱去参加义工团体、戒烟戒酒戒掉一切上瘾的坏习惯,还追问为什么当初不去考公务员,在政府机关里找一个铁饭碗;反倒要在自己的生命中绕了一圈之后,才发现生活的真谛——永远不做不该做的,哪怕心底有多么深切的渴望。

朋友的调侃说明一个事实,成年人是没有资格幻想的,随着幻想而来的是现实的拷问。原来理想是幻想虚伪的外衣,梦想则是平常人永远没有机会穿上的燕尾服;而生活其实不应该是毫无顾忌地去做不应该做的事,因为那到最后只会突显自己愚蠢的幼稚和没有经过思量的冲动。

认清这个现实后,我决定以后如果再有人问,人生目标为何或最近过得好不好,我要以一句话来回复:“我会尽可能快速答复”。I would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这句生活白话其实是一句明智的暗语。

3 comments:

zeepei said...

chacun sa vie,人各有志,冷暖自知。

要自己真走过了,才可以振振有辞地
get back to you。

Bon courage!

美子 said...

阿wish啊~

终于给我找到你的部落。
原来你跑到北京了!
很想念你的文章,对“自己的房间”爱不释手(感觉不到大马的气息:P)

上次与真云阿鲸见面提到你,他们都见过你的真人!不甘心~~XD
能不能看你的脸啊?
(还有helmes的大衣,bally的鞋子,tifanny的项链。。。)

这世界真的越来越丑陋却也一直让我们不小心见着她的美丽。。

如果酱推理下去,或许除了lohas,自玩也该被催鼓~

wish teoh said...

thanks z. xx

美子,
谢谢你喜欢《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没有Hermes的大衣,只有一条小丝巾。之前穿坏一双Bally Car Shoes,现在另一双打折买的金色高跟鞋也快要毁灭。倒是Tiffany Open Heart,今天才戴着上班。不过最近经常穿得很没有想象力,我可能老了。
如果再见到真云和阿鲸,请帮我问候他们。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