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6, 2007

模仿者好友会和失败者俱乐部

看许多事情都不顺眼的朋友,不无耐烦地告诉我,他越来越受不了城中一些模仿者们。The Wannabes,他这么称呼他们。让他更不焦躁的是,这些模仿者在一些人们眼中竟然不被归类为失败者。The Loser,他继续界定。

应该是一个咒语,到后来,我们在生活中只剩下成为两种人的其中一种:The Wannabe or The Loser。前者拼命想成为自己原来不是的人,王子、公主、权贵、CEO、所有前面加了“Associate”的头衔佩戴者、明星、美女、情妇、诗人、飞行动物、偷尝禁果者、抽烟抽得很有姿势与想法的人、和一个符合或超过本身社会阶级的人结婚并过着幸福生活的老百姓、把孩子送去名校念书的父母等等等等;后者怨叹生活的压力让人失去自己、惆怅于理想迟迟未能实现、清楚知道自己此生可能不会有多大作为却不敢就此认命、想去欧洲旅行却只能到兰卡威住在一天马币80令吉的小木屋、本来并不想买Prada却很不幸也刚好买不起Prada、出了一本书就以为自己是作家或写了一首歌、画了一幅画就以为是艺术家等等等等。

这两种人在这个世界上刚好形成了两个团体:模仿者好友会和失败者俱乐部。这两个团体都各有入会标准,也因此对会员便有资格上的要求。不管加入任何一组、成为里头任何一种人,都各有好坏,The Wannabe对人生充满略显幼稚的憧憬,却也努力朝目标前进,对国家安定与经济往往有巨大贡献;The Loser是这个世代仅存的浪漫主义者,想法偶尔有些偏左虽然他们不一定读过马克思主义,批判精神让他们愿意说出一些不怎么悦耳动听的话,使得世界不至于只剩下幸福、快乐、知足与长命百岁的愿景。不管怎么样,成为这两种人,绝对不可能是我们原来的理想,也和父母对我们最基本的期待,做一个有用的人,相去甚远。

在朋友的抱怨面前,我拿着两份申请表格,不知道哪一个会所愿意给我一个会员资格。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还会不会有一个叛逃者共和国?

9 comments:

Ben 冰汲 said...

常来看你的文字,关于感悟的部分很受启发

decors said...

兩者之間,我怕死了 the-wannabes.

teoh said...

張小姐,你甚至可當這兩大門派的掌門人!

seasonc said...

呵呵呵呵 ...

chia said...

很喜歡你的行文風格並且能夠共鳴
我在台灣大學主修外國語文,以後也許也能當名譯者

anthony said...

嗯~ 你让我想了好久,让我在思考自己到底属于哪一派呢?

D。JOE said...

刚刚发现这里,决定从头翻阅,方便起见做了链接,就简单地打声招呼吧。

Ah Zhee said...

写得真好。

wish teoh said...

感谢诸位的留言与鼓励。留下链接的,我都去探访了,不过我应该不认识你们吧。
没想到这么久没回来,倒是多了新朋友。